有在酒店位于2010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 的原案例联合馆,多年来并未得到有效的开发,有在酒店通过对城市更新各个层面的操作,尝试突破常规的酒店模式,将多维生活、多重居住、共享办公、创意餐饮、多元活动融为一体。

有在酒店位于上海浦西2010上海世博会的“城市最佳实践区” 原案例联合馆B4-3栋,曾经是江南造船厂的厂房,祖上是江南制造局。
整个15公顷的城市最佳实践区被完全冷落,除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一枝独秀之外,没有任何配套设施。有在酒店所在的B4-3栋面临了巨大的挑战。
在之前烂尾的二次开发中,原有的B4-3栋15米高的内部大空间被隔成了三层,新的内部混凝土结构完全没有与原有的主体结构进行轴线相对位,且完全脱开,使得后来的有在酒店在设计和改造过程中产生了巨大困难和挑战。
我们因地制宜修改了几十稿的平面,因势利导,结果造就了最独有的酒店特色。我们将建筑立面与整个园区的规划风格统一设计,进行了最小的改动,将主入口缩进,在整个区域中以最谦逊的姿态呈现。
我们将一层的公共空间打开,暴露出原有的结构,形成非传统的大堂有休息区、餐饮区、酒吧区、工作区。一层有一半的区域是错错落落的十三个SOLO房,以及3间公共的卫生间及浴室。
其中SOLO房有两种户型,一种是2Mx2Mx2M的独立方形整体预制房,配有高窗,另一种则是相同尺寸但经切角后具有更大高窗的房型。每个SOLO房拥有不同的颜色主题,也位于不同的标高之上。
每个模块的壁厚只有10cm,结构、保温、隔声、管线却全置于其中。SOLO房区域有三条不同的路径,提供了像在丛林或蘑菇群中自由穿梭的体验感。
酒店二层由于二次开发时的结构与原有厂房的结构不对位,我们将平面分成了四种不同的房型,朝向南浦大桥和上海中心的北部三间,朝向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三间,中间朝向内走廊的三间,和外走廊的三间。
所有的房型将床的位置设置在复式二层,并保持了最小的睡眠空间。每一间均有非常宽敞的客厅,和干湿分离的卫生间。我们将原有靠外墙的厂房结构暴露出来,将二次开发的混凝土柱隐在墙中。
结构工程师将所有的二层床的位置进行悬挑,以保证下层客厅的宽敞与流畅。为了保证朝向内外走廊的中间六套房间拥有更好的采光及一定的私密性,房间外墙采用了整面的玻璃砖。
酒店三层与二层的户型平面基本对应,多为复式跃层房型,但内走廊与外走廊打开了天窗,其采光更为充足,光影效果更为多变。
由于三层结构有贯穿整座建筑外墙20cm厚的混凝土横梁,每一跨也有钢结构的交叉斜撑,我们选择将这些老结构暴露在房间和走廊中。
在一间非常独特的房型中,离地90cm的混凝土横梁作为半层的疏导,将浴室与卫生间位于其上,人在如厕时可以欣赏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标志性大烟囱以及黄浦江的景色。
中间临着天光内走廊与外走廊的八套房间均设置了床铺位置的高窗与天窗,不但足够的采光得到了保障,住客躺在床上即可欣赏日月星辰。
整座建筑最大的两个房间均面向北部的南浦大桥和上海中心,足够的房间尺寸就免去了复式跃层,原本硕大的老混凝土梁柱和交叉钢结构得以充分地展露风貌。有在酒店使得新与旧的对话达到了极致。
所有的房型将床的位置设置在复式二层,并保持了最小的睡眠空间。每一间均有非常宽敞的客厅,和干湿分离的卫生间。我们将原有靠外墙的厂房结构暴露出来,将二次开发的混凝土柱隐在墙中。
结构工程师将所有的二层床的位置进行悬挑,以保证下层客厅的宽敞与流畅。为了保证朝向内外走廊的中间六套房间拥有更好的采光及一定的私密性,房间外墙采用了整面的玻璃砖。
酒店三层与二层的户型平面基本对应,多为复式跃层房型,但内走廊与外走廊打开了天窗,其采光更为充足,光影效果更为多变。由于三层结构有贯穿整座建筑外墙20cm厚的混凝土横梁,每一跨也有钢结构的交叉斜撑,我们选择将这些老结构暴露在房间和走廊中。

建筑师:URSIDE 地址:黄浦区花园港路 主持建筑师:王飞 室内设计师:马明浩 建筑面积:1700.0 平方米 摄影师:王楠

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